top of page

11/2 線上研討會 陽交大管理學院鍾惠民院長 引言

電子報 第0006期

鍾惠民 院長

引言人: 陽明交通大學管理學院暨王道經營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鍾惠民 院長


首先我想用一個比較長期的角度來看,ESG在談的是永續性,那我們來看這個十年後的半導體產業可能有幾個狀況會發生,第一個部分就是製造業的國際化,第二個是在產值的部分,在10年後應該是非常的驚人,那麼第三個部分在這個所謂的人才爭奪戰。


我們可以發現這樣的一個現象,在到2030年這之間,我們會經歷台灣新生兒人口下降最快的十年,然後剛好在2030年時,畢業生人數也是最少的一年;第二個部分我們可以發現這是一個後AI的時代,大家可以看到整個產業公司如果還是跟隨舊模式,其成長性就到達極限。


那麼我們今天的主題ESG的層面非常多,剛剛池教授也講得非常好,我想跟大家分享未來人才培育的這個部分,ESG思維如同諾貝爾獎得主的MIT教授所說,他從股東利益是最大又鐘擺式的回到企業社會責任之重視,導引至重視ESG評估利害關係人利益之角度來討論,我們就發現了如同我們陳董事長這一次非常重要的議題設定,其實ESG的推動真的要注意整體的基礎建設跟生態體系,因為這個我們知道過去股東利益最大化就產很多社會外成本,那麼以ESG的角度是需要一個有系統性的方法,去建立出完善的發展體系,如陳董事長也特別提到說要怎麼樣來把這個所謂的政府跟半導體產業合作這個部分。


剛剛施董事長有特別提到他的王道經營理念,其實是跟ESG不謀而合的,他也很注重永續經營,ESG就是一個能夠利他也能利己的一個企業宗旨目標思維,同時的也要兼顧意無形價值與未來的長期價值。


以台積電為案例來看,台積電是非常值得參考的,我個人在課程上也都喜歡拿台積電的CSR report來跟大家一起分享,在 ESG 的矩陣表跟組織安排都是一個非常好的架構。


原則上台積電的做法,我個人認為是蠻值得大家去參考,當然不是所有公司都有這樣的規模與資源去做到這麼好,但我想台積電特別注重所謂的利害關係人溝通,這個部分做得非常好,大家如果仔細看他的這個報告書上談的非常不錯,還有剛才池教授的這個部分,都有一直提到重大性分析的議題,對於重大性議題融入所謂風險管理的精神,然後向外界去說明如何做這些議題。個人不認為所有公司都有台積電這樣的資源去執行ESG,但是我覺得台積電的這個做法是值得參考的,其流程對小公司可以想辦法簡化,台積電在利害關係人的回饋跟頻率上是非常好的,從小公司的角度來看,可能要特別去辨別什麼是核心的利害關係人,適度提升溝通。


從台灣的半導體產業來看,很多的核心利害關係人應該是客戶,因為大部分是B2B的公司,所以這個也要去注意,另外一個核心利害關係人是員工。在台積電的重大性的議題矩陣中,剛剛池教授已經有提到很多議題,我今天比較想要分享的議題,大概就在這一頁上面這幾個議題,我們都知道這些議題也是在影響半導體產業,第一個就是創新管理,如何去維持很強的競爭優勢,第二個部分就是跟創新管理有關,就是專利與智財權保護,那這是我們陳董事長的重要專長之一,如果我們要成為世界公民、世界級的水準,半導體產業的專利保護的意識應該要更加提升。另外對半導體產業來看產品品質、人才吸引、留任人才發展也很重要。


我對中小企業執行ESG,歸納幾個簡單個人的淺見,首先中小企業的相對資源是比較弱的,所以應該從企業核心競爭力的角度嘗試,我們沒有辦法跟台積電比較,但是應該以達成相同產業的領先者作為目標;利害關係人的溝通反饋是很不一樣,過去可能比較注重股東,那麼目前的全球的ESG的改變影響蠻大的,中小企業必須持續努力鑑別出符合自己的重大性的ESG議題,持續維持競爭優勢。


另外就是,現在是一個重要的數位轉型時代,所以剛剛有提到有些工業化的產業,其實應該注意 ESG 在低碳轉型與數位轉型的雙軸轉型,這其實是一個蠻重要的主題,這方面可以參考陳來助董事長的一篇文章,裡面有許多可參考的例子。整個考慮後可以建立一個長期的 ESG 目標,而短期很多公司可以考慮優化自己的商業模式,我看過好幾個例子他們的 ESG 執行,譬如說我看過一家木材業的公司,它的 ESG 執行就有感覺令人耳目一新,並且優化它的商業模式,主要是在舊廢料做很多充實的再利用,同時還可以產生一個新的能源供給出來。


未來比較大變化可能就是商業模式創新,也是很重要的議題,那怎樣去根據公司的特色去融入 ESG 的商業模式。舉個例子,當年電動車特斯拉,Musk Tesla 還是小公司的時候,特別指出只是為了以加速全球轉向永續能源為使命。他並沒有說並沒有提到他的商業利益,這個其實大家可以去參考。總結一下半導體產業 ESG 的成效概述,其實半導體產業是我們國內就業乘數最高的產業,雖然影響有利有弊,但是我想正面的效果非常大的,整個半導體的產業其實比較受客戶所影響,客戶對於 ESG 的發展的要求,會讓對於供應商管理要求更多,也影響到整個半導體產業。


我看了不少公司的這個CSR報告,台灣其實蠻多公司已經是 ESG 執行的模範生,目前已經有將ESG納入高階主管薪酬的這個趨勢,當然人才是他一個重要的議題,這幾年半導體產業跟高等教育的合作非常密集,且密切,力道極強,當然這也引申不少相關企業的正面負面的影響。

以台積電為例,它是做到一個員工以為傲的公司,在人才的上面他也持續在做育才、留才、攬才,因為人力需求的龐大,現在新世代的年輕人的思維模式很不一樣,使得在方面也有一些挑戰,但是距離幸福企業,還有達到工作與生活平衡這個目標,還是很需要再做努力,也許這個產業不可能達到這樣100%滿意的目標,但我想這是一個簡單ESG推動的建議。


最後我想針對我前面所談的這些主題,我想來做一個簡單的問題來供大家做參考,最近幾年我們都可以看到半導體產業已經慢慢製造國際化,可能近年來會達到人力需求的高峰,台灣又是一個少子化的問題,所以在人才的訊息上面,經常看到半導體產業裡面互相競爭人才,那麼非半導體產業,也都受到一些影響,甚至學校本身的研究也受到一些影響,這個部分政府政策該如何有比較好的政策以解決問題?


第二個就是人才的競爭,根據調查統計,全世界在未來會新設29座的半導體廠,這方面的人才吸引,應該是透過留才、攬才的方法,清楚的方法如何突破,尤其在國際上,其實很多報章媒體都有提過人才的問題,甚至在半導體產業很多CEO董事長都出來提到一些人才的供應面,事實上是很大的問題,質量問題將來應該怎麼克服,那麼國際人才的雇用,應該怎麼樣去推動,這也是重要的。


在教育面,我個人認為大學應該如同陳理事長所講的,大學必須要達到世界公民,半導體業又是我們的領導產業,那在帶領我們國家在下一個階段經濟發展,產生全球影響力的過程當中,在智財營業秘密教育與國際人才培育,還有我們怎麼去兼顧與平衡培養發明未來的人才。


因為我們國家不是只要訓練一流的工程師,我們需要很多會問問題的人才,在這個產業這麼興盛的情況下,長期如何去平衡教育的發展,另外就是說半導體產業本身,這個產業在未來非常競爭,在資訊化的社會裡面,競爭性是非常強的,挫折是非常多的,其實大學應該也要多努力推動失敗學教育,就是現在的年輕人怎麼從失敗中學到的經驗,讓它可以轉化為未來成功的一個元素,我想這是我今天的一個分享,我想就到這邊謝謝。

1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