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ESG台灣STAGE EP10】中美匯流大未來:國際經營下的ESG風險

電子報 第0019期


政治大學前校長、政治大學財務管理系

周行一 名譽教授

摘要:中美關係是影響全球未來的地緣政治、經濟情勢與企業經營環境的關鍵因素,本集邀請到政治大學前校長、政治大學財務管理系周行一名譽教授,來分享如何分析地緣政治、經濟趨勢與企業經營環境,引導我們思考在未來環境的風險中,如何規劃企業經營、職涯發展以及投資布局。


訪談主持人:陳春山教授


Q1.在您人生的規劃與經驗來說,對即將退休的人有些什麼建議?


周行一教授:

我現在在幫大家專心做一個系統,如果想要退休的話,你的生活大概會是什麼樣子,我們都很希望大家有一個快樂又平衡的生活,當中包含財富、健康、家庭以及心靈等等,這項系統可以協助大家去思考,如何做一個平衡,我想你們的朋友在社會上都很有成就,如果用了我的系統,大概會覺得非常快樂(happy),所以我現在退休以後,想要專心來做這個社會服務,幫助大家能夠用一個系統去達成這樣子的目標。


當然也可以給年輕人或是已經退休的人使用,通常我都會建議說,假設我們真的退休,以後也要找一件事情去聚焦於怎麼樣把我們過去的經驗,還有資源用在社會,讓這個世界更好,我想台灣有很多的人有這些能力,如果說可以去聚焦這件事情的話,基本上是可以達到退而不休。因為我們以前要做事業或者上班,造成我們時間上面沒有彈性,現在的話可以專心去做,我覺得如果可以把這個規劃好是非常棒的事情,現在已經看到很多的研究,聯合國有一些報告是說我們人在60歲到80歲的時候,可能是我們最聰明的時候,儘管我們的體力比年輕的時候比較少一點,但是智慧也是最高點,同時我們大概也累積了一些資源,最好來用這段時間,做一些很有意義的事情,這是上天給我們一個非常好的福報來做這樣的事。



Q2.您在新書中提到世界在中美對抗下的劇烈變局,將逐漸轉為競合、匯流的格局,加上台灣的地緣政治,需要大家能夠有智慧跟遠見,去尋找一個大家能接受的路徑圖,請問從ESG的角度來看,在這樣的情況下台灣的企業經營、投資策略該怎麼去制定?


周行一教授:

我最近出版的新書叫做「中美匯流大未來」,主題是在講說在中美即將激烈競爭大概8到10年的一個狀態之下,我的預測是將來如果有兩個國家在雙贏的情況之下的話,到了20年、30年之後,就會非常明顯的處於一個匯流的情形,就是說兩個國家會互相學習,他們就會越來越像,但他們的政治制度即使在20~30年之後也不會一樣,可是他們未來越來越像的結果,就會對我們的企業跟個人,都有非常大的徵兆(indication)。


我先稍微扯得遠一點,其實地緣政治永遠是企業在經營裡面非常重要的環境因素,在一個很穩定的政治環境裡面,或者是國際的環境裡面的話,企業通常不需要太擔心這件事情,可是過去幾年來,中美貿易戰的關係、最近俄國跟烏克蘭的戰爭,就更突顯了以後的地緣政治,它產生的一些風險會增加,今天大家有看報紙的話,也會看到美國跟他20幾個國家的盟友,會舉行一個非常大的演習,演習顯然就是針對了美國在地緣政治上面的威脅,並做一些預先的準備,演習是一個很讓人家擔心的事情,因為這一次的俄烏戰爭的發生,就是在北約跟烏克蘭在演習之後,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在2008年,俄國入侵喬治亞,那個時候也是因為在喬治亞跟烏克蘭還有美國,在喬治亞做了聯合軍演以後所發生的事,當國家都很認真在做演習的時候,我們通常直覺都是覺得戰爭風險會變險,演習是因為風險變大所產生的,就像台灣大家都感覺的到,如果地震比較頻繁的話,政府就會提醒我們要多做一些地震防災的演練,這是一樣的道理,以後的企業經營環境一定是非常的兇險,就是因為地緣政治的風險的關係。


對於企業在這種情況之下的建議,你必須要去瞭解你的地緣政治風險是什麼,就跟企業經營的地方、顧客、生產的地方在哪裡、供應鏈是怎麼樣的情形,以及財務的現金流動是怎麼樣的情形,我是用什麼樣的幣別來收入、支付成本以及支付負債,當我的顧客、供應商和市場出現問題的時候,有哪一些措施已經想好了,使得在這種情況下的話,可以不讓金流出問題、不讓我沒有辦法去支付負債,並且能夠維持營運,我想這是每一個企業家都需要去思考的問題,也有點像過去兩年突然發生的新冠病毒,我們都不習慣這樣的環境,後來大家就知道,必須要被隔離或是整個工廠要關閉等等。


我們就必須要去思考,當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要怎麼去處理應對,所以就會產生一個SOP,當這種巨大風險產生的時候,我的SOP是什麼?過去比較不太會去思考國際地緣政治的風險做SOP,我覺得現在企業應該要對這件事情去思考,一整套的應變跟邏輯,這個邏輯會跟每一個企業客戶、供應商的所在地,還有現金的流量,他的狀況等等,都會有非常大的關係,所以我覺得大家是一定要去思考這個問題,如果你沒有思考這個問題的話, 就會有點像新冠病毒來的時候一樣,有點措手不及,新冠病毒已經對我們有很大的影響,但是這種影響,老實講,跟俄烏戰爭現在對於很多的企業,直接因為戰爭受到影響的企業來講,可能還是一個小事情,像最近我有一個台商的學生跟我分享說,他本來在戰爭前,就已經把貨出到俄國,戰爭開始以後,俄國的廠商要付他幾百萬美金的貨款,但是我們的銀行,因為美國跟我們的政府,都加入抵制俄國銀行的金流,造成他拿不到這筆錢,台商拿不到錢還要再退回去給俄國的銀行,這都是一種很實際的例子,就是說你在這種環境之下,有哪一些備案?可以讓你能夠繼續生存下去,這個是非常重要的,我很建議大家要把地緣政治的風險能夠做非常清楚的理解,你要去分析地緣政治的風險,如果發生的話,它的本質以及形態是什麼,會對你有什麼樣的影響?做一個應變的計劃,就是我暫時可以給大家的一些建議。


Q3.為了避免政治的風險,就管理上一定要做很好的風險管控SOP,我想投資者或是營運者,應該都要很重視這個議題,您認為近期的烏俄戰爭帶來的全球經營環境風險有哪些?


周行一教授:

這個相關業界的問題,大概比較跟ESG的S有關,如果客戶和供應商在某一個發生地緣政治風險的地方繼續營運,或者與在該市場的客戶或是供應商有往來的話,是非常不好的,那麼要怎麼去面對?像我們這次產生的地緣政治,對於產生的ESG風險,必須要在做事前分析的時候考慮進去,現在台商面臨的狀況之下,我覺得台商可以形成一個自己的論述,就是一個故事、敘述(narrative),有時候誰能夠去講一個好的故事,能夠去說服別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說一定要在俄國營運的話,公司就必須形成一個非常好的narrative理由,跟供應商、客戶和對我們產生壓力的政府等等去做一個說明。


舉個例子,這一次的俄烏戰爭對於烏克蘭人民來講,是非常大的人道上面的危機,大概已經有1000萬人流離失所,也已經有400萬人逃離了烏克蘭,這個人道危機也漸漸的會開始在俄國發生,因為很多的企業離開俄國,已經造成了俄國的失業率開始攀高,如果假設今天我們的企業,在俄國的市場對我們來講是非常重要的話,如果市場很小,當然決策很容易做,可是市場非常重要的話,就必須要形成一個好的論述,就是說為什麼說我在俄國也是符合ESG,為何變成俄國的人民受到懲罰,如果我的客戶沒有這一些商品的話,他們會受到什麼大的影響等等,甚至可能要提到說,因為你做的事情,可能不會延長這個戰爭,反而因為你做這些事情對於戰爭是有舒緩的作用,或者是你做的事情是不會去支持到發動戰爭的政府、領導人等等,我覺得這件事情是現在企業必須要去學習,怎麼樣去產生一個敘述(narrative),可以幫助面對問題的時候,怎麼樣去說明,必須要怎麼樣去做,這是很重要的。


另外一個答案也需要認真的考慮,假設我現在退出這個市場,有其他的方法來管理嗎?現在退出市場以後的風險,這個風險以後可能會少了一個營收,必須要去做一個很好的規劃,很重要的一點,假設你必須要在那裡經營企業,敘述(narrative)就很重要,我們必須要去了解一件事情,全世界不同國家的人在看俄烏戰爭的時候,事實上也有不同的看法,不見得所有的人的看法都是一樣的,在俄國繼續營運時,怎麼樣能夠得到一些對你認同、支持的企業以及客戶,在現在新的社會環境當中,其實大家都在學習,我們都處在多元意見的環境裡面,有時候會因為我們的論述能夠讓人家認同,我想這是一個非常值得大家關心的問題。


Q4.在台灣企業的未來,很多企業碰到ESG風險的難題,請問企業面對這樣的國際ESG風險有什麼策略?


周行一教授:

我一直覺得台灣基本上是頗為樂觀的,我認為在中美匯流的過程當中,因為在匯流之前,他的競爭會非常的激烈,事實上對台灣的企業有很多的機會在裡面,但同時在匯流之後,整個台灣的地緣政治風險就會降低,我們可以想像中美越來越像以後,台灣就是在中美競爭之下,在夾縫當中的狀態就會比較舒緩,所以長期來講,我們的地緣政治風險是比較溫和的,如果大家很有興趣想了解的話,就請大家看一下我的書。


在短期競爭當中,我們的確有一個非常強的半導體跟IT產業的供應鏈,這個供應鏈怎麼樣能夠扮演好他的角色,在這個競爭過程當中能夠獲利是絕對有可能的,我的書裡面特別有對於台商,在面臨這種未來的趨勢之下,怎麼樣在策略上面做一些思考?我有一些特別的論述,但是我還是有一點憂心,因為台灣的企業對於研發還有資本支出的投入,我認為還不夠積極,這個一定要大量的去做,為什麼?因為不做的話,人家就會趕上我們。


今天如果有機會看到一些新聞的話,你會看到大陸的華為,他的研發支出是營收的23%,這是非常高的,也已經高於非常多的美國企業,美國企業大概能夠在營收的3~5%,就已經是非常高的,那台灣的話,我們的企業研發的投入跟資本支出都不夠大,但在過去資本支出、研發投入夠大的話,就會形成市場上的超級競爭力,台積電是非常好的例子,所以台灣的企業必須要去跟台積電學習,怎麼樣能夠長期的去好好地投入。


這一點,我覺得政府也必須要幫助我們的台商,政府有非常大的一個責任,必須要讓台商覺得整個地緣政治的風險是可以受到控制的,而且是非常的穩定,這次烏克蘭的戰爭給我們非常多的啟發,我們的政府怎麼樣去維持一個非常好且穩定的商業環境,這個商業環境能夠讓企業能夠很放心大量的投資,真的非常重要,所以我覺得在政治上面,這是非常需要考慮的,否則當地緣政治風險越高的時候,每一位企業家都會擔心風險,因為擔心風險,在他投入的時候,就會有很多的考量,政治家們必須要很了解這件事情,也是非常現實的問題,風險就是會造成大家提高它的報酬率,可是一旦提高報酬率的話,就必須要有很好的計畫,不然就會造成很多本來可以投的方案就不投了。


如果說可以處理這個問題,當然就需要政府的智慧,那麼我是真的很鼓勵我們的企業家,就要非常願意多投入,因為你的企業才會有競爭力,長久以後就可以去跟事業上其他的企業做競爭,整個來講,我們的企業家們都非常的刻苦,也非常認真地在經營企業,大家眼光跟能力都非常的強,所以我對台灣是很樂觀的,希望剛剛我講的那幾件事情,能夠鼓勵大家要往哪方面去走。



17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